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  · 微博  · 大益集团  · 益友网  · 爱心基金会       
关于价值概念的哲学讨论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01/24  浏览:1553 

  说到价值,有一个人们也许不太注意的现象:自从20世纪80年代价值论在中国兴起以来,“价值”逐渐取代“真理”成为了时髦的常用语。可是挂在人们嘴头上的“价值”这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普通人不多思考就回答:“价值不就是满足需要的有用性吗!”可是,翻翻有关的翻译著作和国人的著作,还可以看到更多的不同说法,如“价值是引起兴趣的任何对象”、“价值是以某种方式被享受和可享受的质”、“价值是客体对主体吸引和排斥的程度”,如此等等。英国哲学家罗素颇有风趣地说,价值就好比吃一盘菜,你吃好吃,我吃不好吃,价值就是口味。再看看国内有关著述,也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的说法,如“价值就是人性”、“价值就是人”、“价值就是主体与客体的关系”,等等。如此可以列出一张不下50 种相互差别或对立的定义的清单。到底什么是价值?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西方一些价值论专家似乎感到陷入困境。美国社会学家索罗金不无失望地说:“价值论之所以一度停留在毫无结果的哲学水平上,是因为人们试图用一实质性语言来分析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美国实用主义大师杜威也曾指出,要回答与价值相关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方法上的突破。不难看出,围绕价值问题的争论和分歧在当代西方哲学界也同样存在。

  不过,我们国内马克思主义哲学领域关于价值学、价值论的研究,起初都是引用马克思在《评阿·瓦格纳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的一句话,这句话的原文是:“‘价值’这个普遍的概念是从人们对待满足他们需要的外界物的关系中产生的”。甚至还有学者将此句话视为价值概念定义的经典根据。其实,早在1987年《光明日报》已发表过郝晓光先生根据德文原著作的考证,证明那句话不是马克思的观点,而是瓦格纳的观点的概括表述。后来引用那句话作为价值概念经典定义的几乎不见了。可是,最近又有个别学者又引用马克思《笔记》的那句“流行”的话,不仅作为马克思价值定义的经典根据,而且认为它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理论渊源”。因此,有必要在这里重提马克思对瓦格纳价值论的批判,辨别关于“价值概念定义”的是与非。

  事情是这样的:  
  当时的德国经济学家阿道夫.瓦格纳于1879年出版了《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他从使用价值直接“推论”出了价值概念,试图否定《资本论》的价值理论,于是引起马克思对他的错误价值论的批判。瓦格纳是怎样推论的呢?

  他有两段典型的话:
  “人作为具有需要的生物,同他周围的外部世界处在经常的接触中,并且认识到,在外部世界存在着他的生活和福利的许多条件。”
  “人的自然愿望,是要清楚地认识和了解内部和外部的财务对他的需要的关系。这是通过估价(价值的估价)来进行的,通过这种估价,财物或外界物被赋予价值。而价值是计量的。”

   从上述两句话可以看出,瓦格纳推论的思路是:(1)从作为“生物”的人出发,认为人都是有需要的,这种需要被称为“人的自然愿望”;(2)有需要的人为了满足其需要不得不同周围环境进行经常的接触,从而认识外界物对需要的关系;(3)人将能够满足自身需要的外界物理解为财富,并对财富进行估价,即赋予财富以价值;(4)因为在德语中“使用价值”和“价值”两个词并未做严格区分,瓦格纳就将二者混同起来。瓦格纳的基本结论是:“‘价值’这个普遍的概念是从人们对待满足他们需要的外界物的关系中产生的”。

  【一】讨论的焦点之一:《笔记》中的那句话究竟是瓦格纳说的,还是马克思说的?

  笔者的基本观点是,上述马克思《笔记》中经常被国内学者引用的那句话是瓦格纳说的而非马克思的意思。为什么呢?请注意:在那句话里,马克思在“价值”一词上打了引号,显然不是马克思自己所说的价值,而是指瓦格纳说的“价值一般”概念。为此,在《笔记》中,马克思还特别说明,“瓦格纳在把通常叫作‘使用价值’的东西叫作‘价值一般’或‘价值概念’后,当然不会忘记:‘用这种办法……推论出来的(!)价值,就是‘使用价值’。”就是说,瓦格纳直接从使用价值概念推出了价值这个普遍概念。这段删掉的话也清楚地说明那个“结论”并不是马克思的观点,而是概括瓦格纳的错误观点的。

  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的《笔记》在阐述《资本论》的价值论基本原理时,清楚地分析了瓦格纳的价值概念推论的错误。

        第一,对人的认识的抽象化。马克思指出,瓦格纳所说的“人”是“一般的人”,即抽象的人,而不是具体的一定社会关系中的人。马克思说:“如果这里指的是‘一般的人’这个范畴,那么他根本没有‘任何’需要;如果指的是孤立地站在自然面前的人,那么他应该被看做是一种非群居的动物;如果这是一个生活在不论哪种社会形式中的人,……那么出发点是,应该具有社会人的一定性质,即他所生活的那个社会的一定性质,因为在这里,生产,即他获取生活资料的过程,已经具有这样或那样的社会性质。”对人的认识不能停留在抽象概念推理上,同样,探讨商品的价值问题也要从“一定的社会经济时期”出发,即“从现实的实践于一定社会关系中的人”出发,而从抽象的“一般的人”和作为“生物”的人出发是不可能真正得出价值问题的合理结论。

         第二,对人与外界物关系的简单化。马克思指出,瓦格纳认为人对自然的关系首先是静止的、理论的关系,而非实践的以生产活动为基础的关系。实际上,人们并不是被动地、在先地“处在”某种对外界物的关系中,相反,人们是通过生产活动来取得一定的外界物,从而满足自己的需要,人只有积极地活动才能建立起与外界环境的关系,也才能最终确定对外界物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定的外界物是为了满足已经生活在一定的社会联系中的人的需要服务的。”

        第三,对“价值”概念的模糊化。瓦格纳的“价值”是由“使用价值”决定的,有时他又把价值偷换成“市场价格”,在价值概念的理解上,他没有严格区分各种劳动的具体性质和一切具体劳动所共有的劳动力的消耗,瓦格纳接受了洛贝尔图斯的“价值就是使用价值”的错误观点。必须深入分析商品的交换价值,努力发现这个价值表现形式(交换价值)背后的“价值”;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研究“价值”,就可以发现“使用价值只是当作人类劳动的物化,当作相同的人类劳动力的消耗,因而表现为物的对象性质。

  第四,对价值推论的反逻辑性。瓦格纳主张从人对“财物”的自然愿望就能得出价值概念,因为物作为满足自己需要的资料就是“财物”,对财物的估价就是“赋予价值”。但瓦格纳推论价值概念的手法,无非是混淆使用价值和价值,所以,马克思说瓦格纳是在偷换概念,“玩弄惊险的飞跃”,以摆脱“他没有能力胜任深刻研究价值的尴尬”。

  【二】讨论的焦点之二:应当怎样进行价值概念的抽象?

  事实上,马克思在批判瓦格纳的过程中清楚地阐述了自己的关于价值的观点。马克思认为如果不把人的需要纳入社会实践和一定的社会关系,去深入思考事物关系的本质规定和意义,而只是把价值归结为主体需要的满足,或者归结为客体满足主体需要的有用性或效用,那就有可能还没有跳出瓦格纳的价值概念。这样的价值概念